关于团长

梦里禅达当过兵

7-26 02:48
其实我想说团长这部剧呢(又来了,她又来了),就是我联想的东西或者说感情太特么多了,孟老爹搬书的那段包括他的留学经历令我想到了补塘先生不过晚年经历也都是日军侵略零零散散的一堆书,只记得那句“扰扰粗才窥管天,纷纷俗子耕心田”很感动。当然和孟老爹很不一样,后者从北平搬到了大西南。还有就是炮灰兄弟们以及团长的种种(好多,我词穷),啧等我看完接着再说,先补上。

8-2 04:10
团长因为与师座意愿违背被师座训了一顿,小太爷吐槽到师座手底下那群混球怎么混过来的,团长说有一个信着的东西,你是不知道活着得有多舒服。
啊 我好笨呐二刷才会发现这样的细节。(´ー`)
发现自己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我的生存意志力很脆弱就是啊没有信仰。想到知道的王鼎钧回忆录里面母亲把新旧约全读一遍才决定去信奉还有杨绛在她的自问自答里面细碎讲着人的灵性良心才是本性…看起来明明八竿子打不着但奇怪的脑回路串上了,我也不知道。
人的意志力不健全的时候,或者可能大概也许需要爱来圆满吧(?
但,成长真的需要自我去历练嘛,在熬这里着虚无的夜来把烂书页子串串啊没得用啊啧

8-13 22:44
三次元有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就去看团长,仿佛我就是他手下的一个兵,我拥有着我的众多同袍们,每天能够听见小太爷损这损那;死啦死啦莫名嚎叫嗓子;迷龙的魔性二人转“你要让我来呀”;乖巧不辣郭闷闷刀哥饿了嘛克虏伯,还有还有可以倾诉的兽医师座的扑克脸狗肉…这些我都可以见得到。我们不会冒险绝户经历死亡的38天,我们会回到禅达的收容所吃着一个锅里面的白菜猪肉炖粉条,我们不会再听得见那老头子说的马革裹尸是大悲凉才不是什么大豪情,也遇不见唐基的厚黑,就这样一直缓慢而安逸下去。
我没有到过禅达那个地方,它也不会是我的故乡,就当作我的梦乡吧。

9-6 03:28
大概四月到六月初的时候看完了那部社会纠纷情感闹鬼小说,被里面的疯子关于宿命论的设定迷的晕头涨脑,联想到八竿子到不着的郁郁不得志的梅饶臣以及或者说生不逢时的李煜,常常七想八想地坐在缓台望着月亮发呆……七月中旬到八月末,翻来覆去得把团长看了四遍,可他教给我的东西太沉重太悲伤

8-16 20:52
死啦死啦怼了小太爷一下漫不经心地说:“你动辄烦啦烦啦,嗳,你在瞧着那位啊,整天难啊难啊的,跟你们在一起不知道有多晦气呢。”小太爷直接抓着把泥土扔了过去。我听见他阴阳怪气又不敢上前便死盯盯的瞪着他。 ​

二十岁的时候,我在这里读了一个冗长的故事。命令说只需要读一遍,可我却读了四遍。如今我想把自己留在这里,留在禅达。今天我把自己交给这里,是为了一闭上眼睛就能够想起我的赤膊黑皮弟兄们,我的同袍们。 ​